黄河石林全攻略

Written by on 2013年6月18日 in 旅游攻略 - No comments

序:
当生命的流程到了这一天的时候,我来到了黄河石林。我深深地读着石林,读着黄河,读着时光留给我的思索,读着自然留给我的神奇。我真的读懂了,读懂了黄河在这里曾经的艰难抉择,曾经痛苦的改道易辙,曾经反其道而行之的迂回。

黄河石林其实既不是河,也不是林,而是古老的黄河在千万年前走过的路。在很久以前,黄河就在这峡谷中流淌、奔腾,一路豪迈向东。那时,这深深的峡谷中全是奔腾不息的黄河,全是富有生机和活力的流动,全是祖先们曾经未能涉足的水底。那个时候,大河奔流,激进的河水撞击着两岸,一路向东怒吼而去。

但是大约到了四百多万年前的某一天,奔流不息的黄河,突然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河流改道了。大河不再走它们的先辈们走过千年万年的路了,不再重复昨天的故事了,不再用同一种模式去做事了。他们一扬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走向了另一条河道,于是便把这17公里的黄河古道就闲置了下来。

多少年来,留下来的黄河古道安静了,没有大河再去撞击他们的躯体,没有涛声使他们发出怒吼,没有鱼儿在他们的怀抱中游戏,没有人从这里打水浇田。由于造山运动,地壳上升,河床下切,风化雨蚀,黄河虽然移去了,但黄河曾经的奔流,却塑造了两岸奇崛的风景,但还是很少有人来这里观赏;大峡谷就这样寂寞地站立着,谁也未曾意识到这份壮丽。

直到有一天,拍摄电视的导演来到了这里,发现了这里的美,便把它们摄进了电视镜头,又通过荧屏告诉了世人,人们便知道了这里。于是,旅行家把目光注视在这里,并给它们起了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叫黄河石林。

一、前往黄河石林:要到黄河石林需要先到兰州或者白银,下面都是以兰州为起点介绍

1、全公车:
a、从白银转车:
步骤一:兰州火车站对面有个汽车站售票处,在那里买票之后会有车送你到兰州平凉路汽车站(几分钟车程)坐到白银的车,到白银票价21元,半小时一班,行程85KM,1个半小时。
步骤二:到达白银后,白银汽车站每天只有一班车直达黄河大峡谷,时间是下午16点半,票价18元,行程75KM,2个多点小时。到达黄河石林大概是晚上18点半。
适合人群:当天14点前能乘车从兰州到白银的,这样才能赶上白银到黄河石林的车。
优点:从白银转车为最佳线路,经济实惠,省事、省钱,班车可直接进村,不用先买门票,节省部分景区交通费用,当天即可到达黄河石林!

b、从景泰转车:
步骤一:先到兰州天水路汽车站乘坐到景泰的班车,下午5点半之前都有,行程大致3小时。
步骤二:第二天搭乘早上9点半景泰到石林的班车(在景泰火车站前广场东南口坐),大概11点半到达石林。
适合人群:不能坐上当天14点或以前兰州到白银班车的,超过14点之后就不能赶上白银到黄河石林的车了,而当天下午只能先赶到景泰,第二天9点半再从景泰到黄河石林(稍稍有些绕路),到达黄河石林是中午11点半,玩4个小时,下午15点半乘原车返回至大水村,等回兰州或白银的过路车(很多)。

2、公车加包车:
步骤一:先乘公车从兰州到白银,票价21元,半小时一班,行程75KM,1个半小时。
步骤二:白银到石林来回包车,单程75公里,来回租价230元左右。
优点:不受时间限制,如早上早起,当日即可回兰州。

3、全包车:
兰州到白银走高速公路,85公里,白银到石林75公里,全为油路,乡村公路,山路丘陵地带;单程160公里,按照兰州出租车计价1.4元/公里计算,加上等候时间,当日往返价格:600左右;隔日往返价格700元左右。

优点:不受时间限制,不用挤公车,如早上早起,当日即可回兰州。

二、返程:每天从黄河石林发出的车只有两班,在村委会院子里乘车

黄河石林早上7:30发往白银 甘D–20256号,电话13399491951
黄河石林下午15:30 发车返回景泰, 电话 13399435906(如果是乘公车来的,一班都是坐这个车返程),乘此车到大水就下车,然后在路口等返回兰州或白银的车。

黄河石林现在开始卖套票了,套票110元,包括门票30元、进村的观光车、渡口到景区的羊皮筏子,返程的快艇。网络预订100元一位。

上面的这个套票只针对自驾车、包车或上午从景泰转车来的游客,而下午16点半从白银转车来的游客则不需要购买即可直接进村。

我2012年10月下旬到黄河石林,下午16点半从白银转车来的,车在售票处根本没停就直接进村了,第二天早上9点从金龙客栈步行5分钟到了渡口,买了20元的羊皮筏子和快艇往返票就到了景区,景区门口这个时间也没有查门票,我就直接进了,等于是省了90元。(客栈老板可能会告诉你100元一个车直接送你到观景台往返,这种方式太快了,完全体会不到黄河风情,望大家不要采用)

在老龙湾渡口乘羊皮筏子顺黄河而下,到黄河石林入口,时间大约25分钟,一路美景如画,让我想起了在漓江乘竹筏时的情景。

景区回渡口因为是逆水,所以是坐快艇,时间大约5分钟。

进了景区大门之后,你可以选择步行,也可以选择骑马(往返80元,只能坐1个人)或乘驴车(往返50元一个车,最多坐3个人)到观景台的下面(单程8KM),如果你还要上观景台,又可以选择坐索道缆车(80元一个人往返)或卡丁车(80元一个人往返),步行的道路被锁上了,说是太陡峭不让走。

驴车往返大约需要2个小时多点,强烈建议大家坐驴车,既节省体力,也不会漏掉景点,赶车阿姨一路上还会讲解,想拍照叫赶车的阿姨停车即可,我沿途大约叫阿姨停了20次,阿姨一点都没不耐烦。

还是建议大家坐索道上观景台,卡丁车上山的路比较陡峭,安全系数低,有很多游客到了观景台下面看见还要花钱就不上了,但上面的风景确实是下面所看不到的。

另外离渡口1.5KM远的地方还有个盘龙洞,是当地的一处宗教圣地,门票10元,如果时间尚早可以去看看。

从兰州到黄河石林,如果乘公车,那至少要2天时间才能往返(以从白银转车为例):
DAY1:上午在兰州黄河风情街和甘肃省博物馆逛一下,乘中午2点的车到白银,然后转乘16点半白银到黄河石林的车,大约晚6点半到达,晚宿龙湾村,如有兴趣,晚上还可以参加篝火晚会。
DAY2:早9点起床,步行5分钟到渡口乘羊皮筏子到景区大门,进景区后乘坐驴车沿途游览,到观景台后坐索道上去俯瞰整个石林,一般在中午12点左右出景区,乘快艇返回渡口,步行1.5KM到蟠龙洞看看(因为时间早无聊我才去的),然后回村里找家干净的餐馆吃中午饭,在餐馆里休息一下等待下午15点半出村的班车。乘该班车在大水下车,然后在大水路口等待回兰州的车。(你可以告诉师傅你要去兰州,叫师傅给你打电话留位置,然后两个车相遇时让你上回兰州的车,不过这样售票员一般会多收你10元)
如果是全程包车,那么一天就可以往返兰州。

当地也是以面食为主, 特色名菜是黄河鲤鱼、滩羊羊羔肉,特产苹果与大枣。

我十月份去的,正好是苹果的丰收季节。

来黄河石林既能体验到西北风情,还能观赏到震撼的自然景观,一年四季均可以来。

额济纳、七一冰川、巴丹吉林沙漠一趟走下来,人又黑了一圈。回到兰州,有些踌躇,到底是继续走还是回家,身体确实疲惫了,但内心却渴望。激烈的斗争之后,结果得出:就在兰州附近再逛一逛。于是国家地理那张黄河石林的照片就这样浮现在了脑海中。

兰州–白银–龙湾村,花了一天的时间,于晚上7点到达了住宿地金龙客栈,热情的老板娘专门为了我一个南方人做了一锅饭,好感动,好几天都没有米进口的我满满地吃了一大碗。

话说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每道湾上都有凶和险。其实也未必尽然。黄河石林所在地老龙湾,就是一处风平浪静的美丽河湾,也是发展旅游的黄金河湾。在这里,丛生的石林高崖与宽阔的浅水河湾相映生辉,石林漫步寻幽与黄河漂流探险相映成趣,构成了黄河石林景观不可或缺的两大单元。

据称,许多摄影人也将黄河石林定为西部摄影首选第一站,龙湾村属于如今难得一见的依旧繁衍生息在黄河岸边的古朴村落,在龙湾可以见到古老的黄土高原民居和上百年沿袭下来的农耕生存状态. 这里的羊皮垡子漂流可以算的上是西部黄河流域最正宗的了。

我也换乘了羊皮筏子在汹涌的黄河上漂流,微风徐徐吹来,使我想起了在漓江上的情景,人在筏上,筏在河中,不一会就看到了龙湾古水车在黄河上永不知疲惫地旋转。

黄河石林景区将黄河、石林、沙漠、戈壁、绿洲、农庄等多种资源巧妙结合在一起,山水相依,动静结合,气势磅礴。而石林峡谷里光怪陆离景象可以拍摄出很多风格怪异、具有强烈对比反差的照片。

黄河浊浪滚滚,羊皮筏子在上面飘飘荡荡,“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描述的正是这种感觉。

伴随着悠悠黄河水的流淌,黄河石林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而外人发现这一奇景也只不过才30多年的时间。

黄河石林的发现可谓是偶然中的偶然,1967年,一个名叫苏云来的景泰县文化工作者在当地逐村采风,他历经千辛万苦,从垂直90度的百米悬崖上通过天梯、栈道第一次进入了龙湾村,村内阡陌纵横、绿意盎然的景色给从小在荒原戈壁中长大的苏云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他并没有看见黄河对岸的“石林”。10年后,苏云来随景泰县文化队第二次来到龙湾,这一次,他开始用画笔记录下龙湾村的风土人情,但由于和第一次走的路线一样,他还是与石林擦肩而过。

1978年,苏云来和外地的摄影家一起来到龙湾村,拍下了第一张鸟瞰龙湾村绿洲的照片。

1979年,苏云来第四次随县剧团下乡来到龙湾……

一次次的失之交臂,沉寂了千百年的黄河石林在静静地等待着宿命中的机缘。

1983年的冬天,苏云来第五次来到了龙湾,这一天雪花漫天飞舞,悬崖上的羊肠小道被积雪封住了,自古出入龙湾只有两条路:要么走栈道、爬天梯走旱路;要么先乘羊皮筏子渡黄河,再穿过峡谷进村。这一次由于天气原因苏云来不得不选择了第二条更为艰难的水路,当他渡过黄河,沿着河边由西向北而上,再直转西去,便进入了世所罕至的黄河石林饮马沟段。

当黄河石林第一次展现在苏云来眼前时,他立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饮马沟大峡谷是黄河石林中最大的一个沟。进入峡谷内,两边全是100多米高的石柱石笋,给人万山压顶的感觉。两旁崖壁千仞,偶有苍鹰盘旋,峡谷曲折,山倾壁危,如城堡、高墙般比肩而立,雄伟无比。

之后的3天时间里,苏云来踏遍了黄河石林的沟沟岔岔,用速写的形式记录下了眼前的一切。1985年,他的第一幅以龙湾山石为素材的国画《龙湾石林》获得白银市美术书法摄影展一等奖,接下来几年,苏云来关于黄河石林的创作一发不可收拾,各种美术作品多次获得省市级的各种奖项。直到1990年,《甘肃日报》第一次刊登发现黄河石林的消息……从此,黄河石林才开始进入大众的视线。

近半小时的漂流,我终于到达了景区大门,师傅用娴熟的技巧将筏子靠岸,我轻松地上了岸,竟发现身上未沾一滴水,不由得不叹服羊皮筏子的神奇。

饮马沟口,整齐排列着一批两轮的驴车车队,恭迎着八方游客。驴身挂着铃铛,驴车就是没有边沿胶皮轱辘的平板车,每车只能乘坐3名游客。龙湾村100多户人家,几乎每家都有一辆这样的车子来这里排队,所以,一百多辆驴车排在一片空地上,场景也颇为壮观。驴车上支着遮阳的凉棚,车厢板上铺陈华丽而柔软。整辆车装饰的既表现西北风格那种鲜艳华丽又不失于古朴自然。人们坐在这种驴车上,侧身仰视十里长峡,犹如画廊。

最终,一位包着红头巾40岁不到的阿姨成为了我的司机与向导,一路上为我讲述着石林里发生过的故事。

黄河石林大约形成于210万年前的新生代第四纪,石林所在地区曾经是幽深的黄河故道,后来由于河床逐渐下降,石林慢慢裸露出水面。和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成因一样,黄河石林也是由于经过黄河水百万年的冲刷形成的,大约平均每1万年向下冲刷出1米。

谈到石林,人们往往想到的是云南的路南石林和关于“阿诗玛”的美丽传说。但不同的是,云南石林的主要成分是石灰岩,而黄河石林的主要成分是洪积砂砾岩。砂砾岩的结构比较松散,形成得比较快,销蚀得也比较快,所以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地貌,也是一个非常短命的地貌——这正是它的稀有和珍贵所在。

而且,从形态规模上看,云南石林的平均高度是60米到80米之间,黄河石林的平均高度是80米到200米之间,最高处是210米,比云南石林要雄伟壮观得多。

在沉寂了几百万年之后,黄河石林的出世注定要石破天惊。大自然以万古之力、变幻之功,赋予了它超凡之气与浩荡之神。正是这种独具雄、险、奇、古、野、幽的原始风韵,使黄河石林成为了影视剧的最佳外景拍摄地。

在这里拍摄的电影《神话》,正是以苍茫雄奇的黄河石林为背景,才让成龙和金喜善的表演充满了凄美和传奇。

另外,《天下粮仓》、《汉武大帝》、《花木兰》、《决战刹马镇》等影视剧都曾在这里取过景。

帮我赶车的这位阿姨就曾经是《神话》里的一位群众演员,为我在石林里寻找出那些出现在电影里的镜头:那个地方是金喜善坠崖处;那条路上成龙曾经跑过马;那个峡谷于荣光曾带叛兵围剿…….

黄河石林封存了远古的蛮荒岁月,遗落了浩浩荡荡的历史烟尘。当你置身其中,有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恍如穿越时空,回到远古。那些静静矗立的石柱,仿佛在述说着古往今来的无数沧桑故事,令人浮想联翩。

你可以想象惊心动魄的战争,也可以想象刻骨铭心的爱情。在这里,你可以乘一辆古朴的驴车,听赶车的老乡吼一段“花儿”,映着满目的荒凉,真有点不知身向何方的悲壮。也可以骑一匹马,放开缰绳,寻找驰骋疆场的感觉,遥想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不知不觉便到了第一个有名字的景点—“笑口常开”,向山壁上看,只见半山腰有一个溶洞,形状与人在笑的时候的口形十分相似,这张“嘴”似乎是被什么天大的喜事逗得欢乐开怀,正笑得合不拢嘴呢!

走过“笑口常开”我们继续进发,我们又来到了另一处景点———十二生肖。只见在山壁上有一处天然的“石刻”,仔细一看,原来那些“石刻”的形状正好是十二生肖中各个动物的样子,瞧,那只狗好像看见了一块骨头,正在向前奔跑;瞧,那只老鼠鬼鬼祟祟的,似乎正准备偷大米呢……它们一个个活灵活现地展示自己,争先恐后地奔跑着。

阿姨害怕我没看懂,叫我走远一点,一个个解释给我听。乘着驴车,继续行走在石林中的弯曲之道,看着怪石林立,眼前仿佛重现当时的海底深处,一座座被海水淹没的火山再一次展现我的眼前。

经过千淘万缕得以形成的石峰,以亘古的形象立在两边的悬崖峭壁上,个个形象各异,座座状态万千。人们通过自己的想象,很自然地把这些形象同传说故事结合起来,同人们的生活情态结合起来,同人间无数的悲欢离合联系起来。

一路上,阿姨不断地讲,这是老鹰展翅,那是石猴出世;这是千帆竞发,那是老母慈子;这是鹊桥会,那是童子拜观音,还有雄狮当关、苍鹰回首、西天取经、屈原问天、黄河母亲、大象汲水、天书崖等诸多天然胜景。仔细观看,果真象导游讲的那样,各具有形象,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形态万千。还有很多奇崛的山,连名字也说不出来,但趣味也一样的浓,而且越来越浓,真是想象有尽而山峰无穷。

黄河石林不仅神和奇,而且也险。危峰兀立,高耸入云。进入石林之后你就犹如下到井中一般,时时挂心。耸立的石林如刀削斧劈一般,峰崖嶙峋与天相接,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倒下来。

驴车晃晃荡荡地行进这千万年冲击而成的厚重黄土上,摇去了都市的喧嚣和尘心的繁杂;驴蹄踏着石砾,摩挲着发出一种沉闷浑厚的音响。那久违的自如与舒缓仿佛又使人们回到了童年。

应我的要求,赶驴车的阿姨唱响了一首西北民歌,在静穆的峡谷中,那高昂入云的音调显得格外悲凉。峭壁百丈,朔风不停地在峰隙间迂回、呼啸着,不但把峰林打磨的光滑圆满奇特。还在岩体上钻出诸多洞穴,方圆各异,姿态万方。身边峰峭拥簇、刀光剑影、万马奔腾,俨如古战场再现。风穿行其间回旋出低沉的节奏,衬以悲壮的西北风小曲,这满目的苍凉铺展开来,不仅引人跨越时空,浮想万千。无名状的惆怅伴随着粗犷西部文化的渲染不仅黯然而生。

峡谷两旁矗立的石柱石笋均由橘黄色砂砾岩构成,鬼斧神工,犹如雕塑大师之梦幻杰作。

奇峰绝壁,崖壑裂隙,千姿百态,神妙无穷。或亭亭玉立,婀娜秀丽;或粗犷古朴,十分壮观恢宏。

驴车渐行渐远,观光车道尽头之处便是这“千帆竞渡 ”,按规定驴车到了这边便要由游客自行上山,但由于和阿姨相谈甚欢,阿姨又破例送了我一程直到观景台下。我一个人上了索道,阿姨就在山下等我。

原本这里修得有一条步行道,1.5KM的山路就可直达观景台,但由于某种原因,该步道已被封锁,要上去要么坐索道,要么坐卡丁车。

漫步山岗、旋转攀升,登上山顶的观景台,极目望去:则峰林、水流、绿洲、戈壁尽收眼底。

鸟瞰黄河河谷,只见长河抱日、岫岩接云,水映群峰、曲流回旋;平畴横陈、小村安卧,新滩故道、绿茵屏蔽;繁枣满枝,瓜果溢香,水车唱晚,浪遏皮筏。整个34平方公里景区内,山的梦幻、河的灵秀,绿洲的静谥,戈壁的逍遥,人的勤劳。真是琅琅满目、错陈繁杂,使人心旷神怡。

这一峰峰粗砺的摩天雕塑,壁立千仞,奇形怪态,像佛陀,像观音,像雄鹰,像企鹅,像古代城堡,像当代建筑……却就是不像著名的云南石林。云南那里是湿润的南方,即使石林也温婉而细腻;这里却是干燥的北国,粗犷刚烈,不愿像女子那样腻乎,而更愿意把粗硬的大手伸过来,“啪啪”给你肩膀来两下。

关于这石林大峡谷的形成,这些刺天的风丛簇群、峭壁尖锋和深沟等等为何能集中在黄河岸边的这3公里的狭长地带,据说还在探究和考证之中。景区的文字介绍牌子上,只有一句等于是没加任何解释的“废话”:“这是龙湾地质地貌历史的记录。”

远看黄河石林,那狩厉荒蛮的古石林群,万千成阵,团团相御,比肩而立,奇伟壮阔,苍劲而冷峻,狐独而悲怆。这些远古以来就有的存在,当历史流到而今的时候,再回首,黄河石林便在世人面前显现出她雄美野性的姿容。这里封存着远古岁月,遗落着历史烟尘,深蕴着山河壮美。

怕山下的阿姨等太久,只是在山顶随便逛了逛就下山了,乘着驴车原路返回。回到景区大门,水上交通工具已换成了快艇。

回到渡口,才刚好12点,出村的班车要等到15点30才有,百无聊奈,正好前往不远处的盘龙洞看看

沿黄河右行可到达盘龙洞,此处因洞外、洞内各有一处石景酷似传说中的“龙、凤”而得名。这里的村民说,他们的祖先得益有盘龙洞躲避土匪追击幸而避难,这个村庄才延续至今天。现在这里也是当地人宗教信仰之地,故又名“兴龙寺”。

此处历代以来为附近百姓的宗教圣地,内供神像与神龛是少有的佛,儒、道三教合一的圣地。百年来敬受四方香火,灵气毕露,每至初春、初秋便有雾气自洞口漂出,如龙口之仙气,十分神奇。相传为龙仙居,大自然的恩赐,更增添了盘龙洞的神秘色彩。实因洞内外温差较大,外界湿度变大后,自然形成雾气。

盘龙洞旁是一片绿意盎然的世外桃源,一眼望不到边的果树林顺着弯曲的黄河绵延而去;古朴润泽的龙湾绿洲与疏放干亢的石林戈壁隔河相望,两种生态对比鲜明,反差极为强烈。山的梦幻、河的灵秀、绿洲的静谧、戈壁的空灵在这里融为一体。

我到来的时节正好是苹果采摘的季节,村子里四处都飘着果香。

我吃着苹果,嗮着太阳,等待着汽车带我到下一个地方。(来源:马蜂窝–JOJO带你游世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