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支山

Written by on 2013年5月29日 in 地理状况 - No comments

焉支山:亦名删丹山、大黄山、燕支山、胭脂山,为中国西部名山,位于甘肃山丹县城南40公里处,曾为匈奴所据。汉收复后,有无名氏作歌曰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胭脂)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佚名·匈奴民歌》),

可知此山为人所倚重。

有一说法,是该山原来不叫焉支山,叫胭脂山。是此山产一种花草:胭脂草,能作染料。《五代诗话·稗史汇编》:“北方有焉支山,上多红蓝草,北人取其花朵染绯,取其英鲜者作胭脂。”故旧常以“北地胭脂”代指北方的美女。还有的史书上说,胭脂是一种红色颜料,原产于中国西北匈奴地区的焉支山,由张骞出使西域之行时引出。为了彻底弄清楚,查了《辞源》,才知道:所谓“胭脂”,实际上是一种名叫“红蓝”的花朵,花开之时被整朵摘下,然后放在石钵中反复杵槌,淘去黄汁后,即成鲜艳的红色染料。所以,到现在张掖市修缮卧佛寺还是用这种染料,涂抹雕梁画栋。

据说匈奴单于的王妃阏氏,每天都要到胭脂山的神涝池掬一捧水,洗洗脸,梳梳头,然后采一束金露梅和银露梅回到营地,送给她的夫君。霍去病攻打胭脂山的时候,得到了匈奴的祭天金人,也俘获了阏氏。就在一个十五的夜晚,阏氏偷偷地溜出来,揽起佩环丁冬的长裙,跳进了百花池。有人说从那以后,每到十五的黄昏,一轮蓝月亮便浮出水面,像一朵菊花,静悄悄地开在胭脂山的峡谷。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总想去领略一下貌若天仙的阏氏曾经驻立过的百花池,总想去看一看霍去病当年纵横驰骋的疆场……

胭脂山又名焉支山,是祁连山之北的一个独立山体,扼河西走廊咽喉要道,历为兵家必争之地,战事不断。因此,这里也留下了一段段传诵至今的千古佳话。而如今的胭脂山,则以它碧峰千绕、松柏交翠的奇妙风景吸引着众多的游人。尤其每到夏秋季节,这里络绎不绝的游人本身就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夏季胭脂山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山花烂漫,五彩缤纷。清风拂面,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地势平坦,如茵的草地,象似一块大地毯。湛蓝湛蓝天空下的,白云低低的滑动,似乎伸手即可摘下一片。在这里不由自主地想唱:“蓝蓝的天上白云漂,白云下面马儿跑……。”在这里真的亲眼见到了诗句的魅力“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山脚下是闻名中外的山丹军马场,每年7-8月间,在山丹军马场领略草原风光最为舒心。与草原相接的祁连山被终年不化的冰雪覆盖着,银装素裹,白雪皑皑,而草原上的万顷油菜花一望无边,微风吹来,花涛汹涌,宛如钱塘江潮水,一浪推过一浪,滚滚向前;又如万马奔腾,再加上蓝天白云下一群群牛马的点缀,会使人产生回归自然,返朴归真,如入梦境的感觉。

冬季,若有机会去胭脂山领略一下这古丝绸古道上的林海雪原景色,又是另一番情趣。在胭脂山上,一般每年十月底以后开始下雪,几场雪下来,满山遍野银装素裹,洁白的雪面上映衬这交错的松影,松林中静悄悄的,即使偶尔从树枝上落下一瀑积雪,也显得那么优雅、文静……

胭脂山的冬季虽千里冰封,但却并无严寒。由于山林级森林的阻挡,冬日里的阳光照射着山林和大地万物,总给人几分暖洋洋的温馨。难怪李白说:“虽居胭脂山,不道朔雪寒”。

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当地人都会扶老携幼、全家朝山观景。平时沉寂的胭脂山。一时热闹非凡……游人们在林中、在草地、在溪边席地而坐,或谈古论今、或举杯高歌。登山远眺,放眼祁连,遥望起当年霍去病当年大战匈奴,怎能不令人感慨万端!

胭脂山的倩影是穿透迷雾的淡淡晨曦!胭脂山的美丽宛如溯回岁月源头的彩虹!数千年来胭脂山上,蹄声铿锵。阏氏的容颜、霍去病的疆场、采花女的诉说、放牧人的歌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