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看甘肃如何登顶2017亚洲最佳旅行目的地

Written by on 2017年8月20日 in 旅游攻略 - No comments

或许,你对它熟悉又陌生

而它,已经等你千年

它就是

中国·甘肃

为什么会是甘肃?

这是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

是啊,为什么会是西北默默无闻的它?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是它,金戈铁马,峥嵘岁月

“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是它,行路万里,生死之交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是它,驼铃马帮、大漠孤烟

  丝绸之路,长城边关,

河西四郡,大漠孤烟,

黄土高坡,甘南草原······

在充满传奇色彩和浪漫神韵的丝绸古道上,

在辽阔的中国西北腹地,

甘肃传承着黄河上游八千年的文化与文明,丝绸之路两千年的辉煌与梦想!

  你知道的甘肃

或许是黄土一片,是漫天黄沙,

是戈壁滩上久久不见人烟,大地龟裂如同肌理的干枯与荒凉

但你不知道的甘肃其实绚丽多姿!

是时候抛开那些刻板的印象了

抛开那些对甘肃的固有偏见。

甘肃,不只有莫高窟和兰州牛肉面

今天,就和小编一起走进甘肃,

看它是如何登顶2017亚洲最佳旅行目的地宝座的?

兰州

黄河水奔腾不绝,牛肉面日夜飘香

黄河穿城而过的地方,就是兰州。

西北民谣的沉重,听过一次便难以忘怀,仿佛双耳灌进了秋风与黄河。

  这里的河水舀一勺有半勺泥,

这里的山岭在美学和地理学上都贫瘠得极其彻底。

坐落在几何版图中心,却是西域眼里的中原,中原眼里的西域。

荒凉到极致的浪漫,这就是兰州。

   “黄河水奔腾不绝,牛肉面日夜飘香”,大概是对兰州最好的注解。“有酒、有肉、有兰州”是每个兰州人骨子里的信仰,满大街的手抓餐厅和牛肉面馆是他们离不开的生活情调。一包“兰州”牌香烟或一瓶黄河啤酒,都可以从他们那里听到一段兰州故事……

中 山 铁 桥

  百年沧桑中山桥,被誉为“天下黄河第一桥”

中山桥自建成至今,已度过了108个春秋。百年以来,中山桥,经历了无数次冰凌冲击、洪水冲刷、地震摇撼、风雨剥蚀、车船碰撞,以及两次大规模战争的洗礼。历经沧桑之后,他依然如一名坚强的战士,用自己钢铁的脊梁,担负起通达黄河两岸的重任。

  “黄启炎传,铁汉秦章光陇板;河清海晏,桥虹耀彩卫金城。”

如今,这座古老的桥梁依然横跨黄河之上,与白塔山相呼应。举头迎白塔,缓步过黄河。对岸两山峙,中流意兴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古老的黄河铁桥已不是沟通黄河南北的唯一通道了。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敬仰它,因为它像一部史诗,飧刻着兰州古往今来历史的变迁,展示了兰州人璀璨艺术的画卷!

炳 灵 寺

  世上本无佛,拜的人一多

也便有了佛

佛光十万,高卧炳灵

每一窟皆由无名者开凿

高峡之中,丹崖之下

黄河,着一身布衣缓缓走过……

  炳灵寺创建于西秦,历经北魏、西魏、北周、隋、唐、元、明、清各代扩建,距今已有1600多年历史。炳灵寺是中国著名的石窟寺,号称全国四大石窟之一,其艺术价值仅次于敦煌莫高窟。随着古“丝绸之路”衰亡,炳灵寺也渐渐地失去光彩,如今丝绸之路又盛起,相信炳灵寺也一定会再次扬名天下!

黄 河 石 林

  黄河石林,亘古旷世的独特地貌奇观。

黄河拍打着细浪,从耸立的石林中,陡峭的岩石旁流过去,固执地向干涸遥远的北方挺进。风吹过,水涮过,千万年的岁月,灵动和冥想,一路歌舞狂欢。突然一刹那就是永恒……

  山峰如聚,黄河石林以它非石非岩的特质,在这块土地上托起一个立体的神话。刀锋拥挤,千军涌动,万马奔腾,这俨如一个拼杀的战场。穿越石林,你会不自主地感知黄土高原的阳刚的躯身,缄默的神态,坚毅的面容,它在风雨中矗立,日复一日,从不愿放弃对大地的眷恋,对太阳的向往。

  究竟是风剔刻了,还是水涮铸了这样的景观?凌起的那样刚强凌厉,飘散的又这般呼拥静美,刚柔相济。黄河石林,背负厚重的黄土,背负着西北的豪放与沉重,守护在这片大地上,守护着一方子民!

甘南

最低调的一个藏族自治州

这里是足以媲美西藏的梵天净土,空气里都弥漫着信仰的乌托邦,远离尘世的圣境天堂、梦中的香巴拉,《国家地理》摄影师约瑟夫·洛克说:“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你还没去过甘南,就不要轻易说跑遍了藏区。

  甘南是中国十个藏族自治州之一,位于甘肃省西南部,与青海、四川毗邻,属于安多藏区,州府是合作市。除了美丽圣洁的高原风光,甘南还有浓郁的藏传佛教文化风情。这里曾经是古丝绸之路、唐蕃古道的黄金通道,是青藏高原社会大系的主要窗口。电影《天下无贼》曾经也在甘南取景拍摄,这里如世外桃源般遗世独立,每走一步,如诗如画的美景都涤荡着向往自由的灵魂。

拉 卜 楞 寺

  拉卜楞寺,位于甘南的夏河县,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宗主寺之一,是全世界最有名的藏密学院,拥有中国最完整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它占地1234亩,比夏河县县城还要大,俨然就是一个小城镇。鼎盛时期,这里的僧侣多达4000余人。

  拉卜楞寺外墙由2000多个转经筒组成,是世界上最长的转经廊,转完一圈并触摸到每个转经筒至少需要一个多小时。如果要在拉卜楞寺找一个俯瞰全景的地方,那一定要去西南角的贡唐宝塔。

郎 木 寺

  郎木寺不是一座寺院,而是位于甘南碌曲县的一座小镇,以寺名镇,镇亦因寺而名!在四川和甘肃两省的交界处,周围被草原、树林、山丘、红色的石崖围绕,环境优美,素有“东方小瑞士”之称。

  小镇上,一条宽不足2米的小溪蜿蜒而过,将镇子分为两半,两边的人们各自用不同的方式传达着对信仰的执着。这条小溪有一个很气派的名字——“白龙江”,沿溪而上可以徒步白龙江峡谷,景色十分美丽。

  镇子西北的一半属甘肃,东南的一半属四川。在小溪边,汉、藏、回3个民族的居民浣衣汲水、晒大佛、做礼拜,过着平静安稳的日子。

  在高原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的寺庙金顶和镇里闲适的僧俗众,使得小镇神秘而又充满生活气息。美丽的自然风光、纯朴的民风民俗、浓厚的宗教文化…深深地吸引着国内外的游人慕名而来。

扎 尕 那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逃离的愿望,天堂太远,尘世浮华,那不如去扎尕那。然而知道扎尕那的人却很少,鲜有听闻。《中国国家地理》曾经评出“十大非著名山岳”,其中就有扎尕那山,位列第四,小五台山、武功山、海陀山也在其中。

  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约瑟夫·洛克曾在甘南的迭部县考察,并写道:“迭部是如此令人惊叹,如果不把这绝佳的地方拍摄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 “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可见扎尕那聚集了迭部县甚至整个甘南之精华所在,这里四村一寺坐落城中,群峰拱立,翠柏环绕,山坡上梯田层叠,民居鳞次栉比、幡迎风飘扬,每天清晨云雾缭绕,宛若世外桃源。

陇东南

一直被忽视的甘肃秘境

  或许甘肃太过丰富的景观让陇东南难逃配角的地位。然而正因如此,这里还保持着难得的宁静。横贯的秦岭和纵向的陇山交会,让陇东南可以包揽黄土高原的沟壑纵横和原始森林的山清水秀,这里也是自古以来西出关外和南下蜀地的要塞。

  这片甘肃最东边的土地孕育了大地湾缤纷的彩陶,也是传说中伏羲的故里;

丝绸之路的繁盛,不仅留下了天水麦积山这座“东方雕塑馆”,

还有南北石窟寺和大云寺的佛舍利;

大自然在这里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总有吸引你的那一片独特的风景。

麦 积 山

  麦积山石窟开凿在悬崖峭壁之上,洞窟“密如蜂房”,栈道“凌空飞架”,层层相叠,其惊险陡峻为世罕见,形成一个宏伟壮观的立体建筑群。古人曾称赞这些工程:“峭壁之间,镌石成佛,万龛千窟。碎自人力,疑是神功。”附近群众中还流传着“砍完南山柴,修起麦积崖”,“先有万丈柴,后有麦积崖”的谚语。可见当时开凿洞窟,修建栈道工程之艰巨、宏大。麦积山存有221座洞窟、10632身泥塑石雕、1300余平方米壁画,以其精美的泥塑艺术闻名世界,被誉为东方雕塑艺术陈列馆。

  麦积山石窟位于秦岭山麓之中,周围峰峦叠嶂,游客经过惊险栈道攀爬(说实在,即以我的体力,精神穿行在该栈道之间,都有一种胆战心惊,两股战战之感),登石窟顶,即可一路观古人留下的文化艺术结晶,又可将美景一收眼底,甚是快哉!如遇云雾天气,还可以观赏“麦积烟雨”的奇妙景色。

崆 峒 山

 

东瞰西安,西接兰州,南邻宝鸡,北抵银川,是古丝绸之路西出关中之要塞 。传说黄帝问道于崆峒山的广成子,因此被称为道家第一山。西经奇观第一山,古朴峻险,崆峒天下秀。文人诗,墨客画,古往今来,千古盛华夏。

  对大多数武侠迷来说,对崆峒山的了解也许更多源于金庸的武侠小说。崆峒属于六盘山的支脉,主峰海拔2100多米,如一道拔地而起的天然屏障。尽管相对高度不过600多米,但整个山系几乎都是经过大自然打磨的丹霞绝壁。远远望去,山上的亭台楼阁似乎悬在绝壁边缘,云雾缭绕,凭添一分仙家气派。

河西走廊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河西走廊,

一段通往文明的道路,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

当张骞这位极具开拓和冒险精神的汉帝国友好使者凿空西域时,

这条绵延在黄河以西的窄长通道,

开始成为金戈铁马的征途,商旅绵延的古道,中西文化交融碰撞的国际通道。

  河西走廊就是“中国道路”的隐喻,它通向的是以中国为本位的大国形象。一个古老的中国故事,开始了她的荡气回肠的全新篇章!

无论是以莫高窟、马蹄寺为首的佛教石窟群,

还是汉、明长城的烽燧边墙,

抑或是压箱底的一座座古城遗址……

即使马帮驼铃已经失,残阳夕照依旧。

莫 高 窟

 

来河西走廊没有人会错过莫高窟。

推开大门,光线穿透黑暗,光柱里尘埃动,沉寂已久的历史被唤醒。当瞳孔适应了光亮的变化,刹那间,满室妙华,宛若琉璃世界:藻井上的飞天、坡顶的千佛、石龛里的塑像、中心的塔柱、两壁的经变图⋯⋯

弹指间,千年生灭,而消失的鲜卑族、令人神往的唐王朝、神秘的西夏国,却都以信仰和艺术的形式,存留在沙山下的这片石窟里。

  蔚蓝天空下,七百余洞窟齐齐沉默。沙石的苍黄色提醒着我们身在戈壁的事实。那些前赴后继的人啊,他们作画,他们修行,他们站在狭窄的洞口,外面是一成不变的荒凉河滩,还有那猎猎不休卷起黄沙漫天的炽烈罡风。

鸣 沙 山月 牙 泉

  自古历来水火不能相容,沙漠清泉难以共存,但在鸣沙山中,却能看到沙漠与清泉相伴为邻的奇景。月牙泉被鸣沙山环抱,因水面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充满了色彩和生机,宛如大漠羌笛声中的一段江南牧笛声,婉转清扬,欢快灵动。

  当夕阳缓缓消逝,被日光炙烤了一天的鸣沙山遽然降温,坚守天际的晚霞终于被夜色吞噬,喧嚣的人群逐渐散去。鸣沙山和月牙泉最神奇的时刻也许就在此时。

一面是灯火星星点点的村落和城市,转个身就是大漠的孤寂无语。

张 掖 丹 霞

  张掖是古时河西走廊四郡之一,地理位置险要,正所谓“不望祁连山上雪,错把张掖当江南”。在张掖,你会发现粗犷的大西北也有柔美的一面。

  七彩丹霞地貌最震撼人的便是颜色,在黄昏时间更加变幻无穷。一层黄色、一层红色再配上一层淡淡的土灰色,层次分明、线条曲折。红的如火,黄得似金,灰的如钢,颜色相配得异常醒目,看后不由得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好像上帝手中攥着这三种颜色的画笔,随意的一扫而过。这是浪漫的颜色,是爱情的细语,是大自然的微笑,是只有懂得的人才会明白的秘密。

祁 连 山

  “祁连山的历史,看起来好像是那么粗犷,甚至残酷。

但祁连山的本质绝对是温情浪漫的。

祁连山一名就是古代匈奴语,意为“天之山”。

迄今为止,游牧在这里的匈奴人的直系后裔——尧熬尔人仍然叫祁连山为“腾格里大坂”,意思也是“天之山”。

  祁连之美,美在山清水秀,更美在奇峰云雾,“暮雨朝云几日归,如丝如湿人依“。

  夏季的祁连多夜雨,次日清晨,这浓云厚雾像一缕缕银丝素绕在山腰间,忽而又变成滚滚青烟,在山际间飘逸。

不经意中,它会滑过你的脸颊,落进你的心田,身临其境,恍如梦中……

有这样一片土地

干旱湿润、戈壁高原、沙漠雪山同在

孤傲、冷漠、自由、热烈同在

它有大西北独有的

粗狂的风格,豪放的气势

又不失江南的灵秀

它就是

中国·甘肃

-END-(转自:玩转西部

Leave a Comment